【读史忆人•典故】“三自”和“三不”
日期:2022-07-24  发布人:王莉燕 


李维汉(左)与陈叔通


为增进统一战线内部团结,1959年底,中国民主建国会和全国工商联召开全国代表大会,有将近2000名工商界人士参加大会。李维汉在他们开会前和会议过程中,多次同民建和全国工商联的领导人黄炎培、陈叔通等谈话和举行座谈,建议并帮助他们改变那种程式化的开会方法,不要搞什么检查过关,而应采取和风细雨的“神仙会”的办法开会。就是要创造一种氛围,让大家都讲话,讲老实话,讲心里话,敞开思想,实事求是,以理服人。而要开好“神仙会”,就必须贯彻“三自”和“三不”的原则,即:自己提出问题、自己分析问题、自己解决问题和不打棍子、不戴帽子、不抓辫子。


会议开始时,云南省工商联秘书长聂叙伦等几位代表发言后,曾遭到一些与会者的抨击。李维汉知道后,专门请聂叙伦等人吃饭,对他们说:“我工作很忙,要我来听人讲假话,我是不高兴的。何必浪费时间呢?今天你们是讲了真话的,是不是够,我不能说,但这是好的。你们对党讲真话,够朋友!”又说:“做到大家都讲真心话,应该允许别人有不同的意见。我们思想上还应该有个准备,就是自己反映出来的情况,不一定全面,将来如果有出入,怎么办?改就是了。”李维汉的一席话,使聂叙伦等人消除了心理压力,也使与会代表们受到了鼓舞。


在“三自”和“三不”原则的指导下,与会的工商界人士逐步解除了顾虑,敞开了思想,展开了热烈的争论。会上讨论,会后自由结合漫谈,走廊里、饭桌上,到处都在交谈、争辩,相互间有批评和自我批评,会议开得生动活泼,人人心情舒畅,实现了自我教育、共同提高的目的。黄炎培高兴地说:“我们的预备会议开得十分生动活泼、细致深入。对于我们大家来说,等于进了两个月的社会主义学校,等于在社会主义大家庭中过了两个月的丰富多彩、心情舒畅的集体生活。”


在会议快要结束的时候,刘少奇接见了与会全体代表,并同民建和全国工商联领导人举行了座谈。他重申了党的“包一头,包到底”的基本政策,号召工商界“顾一头,一边倒”。对于定息问题,他说,毛主席有过指示,七年定息,到1962年取消,必要时可留尾巴。对于高薪问题,他说,我们的政策是高薪不降,调职不减薪,减者补发。总而言之,工商界只要跟着人民政府,一心一意搞社会主义,同共产党合作,不论老、病或有其他困难,国家都要负责到底,包到底。刘少奇的讲话进一步解除了工商界人士的思想顾虑。


“三自”和“三不”原则在民建和工商联的全国代表大会上成功运用后,进一步在各民主党派的中央会议上得到推广。1960年夏,民革、民盟、民进、农工党、致公党和九三学社分别召开中央全会扩大会议。参加这些会议的有1800多人,大部分是知识分子。可以说,各民主党派的中央全会实际上是一次全国性的知识分子的会议。这些会议同样采用了“神仙会”的方式,贯彻了“三自”和“三不”原则,开出了两个积极性,即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积极性和自我教育改造的积极性,都取得了成功。


来源:统战新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