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读史忆人•典故】还清本金还利息
日期:2022-07-11  发布人:王莉燕 


章士钊(左一)与毛泽东


章士钊是我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民主人士、学者、作家、教育家和政治活动家。青年时,章士钊赴武昌两湖书院求学,结识了同学黄兴,后参与组织华兴会并辗转多地开展反清革命。


1917年,章士钊应邀到北京大学担任教授。在他的推荐下,李大钊、杨昌济也来到北大任教。1918年,刚从湖南第一师范毕业的毛泽东来到北京,经杨昌济介绍任北大图书馆馆员,并与章士钊相识。1920年夏天,毛泽东为组织湖南学生赴法留学经费一事求助章士钊。同为湖南人的章士钊热情帮助,发动社会各界名流捐款,共筹集两万银元,其中一部分用作赴法留学生的旅费,另一部分由毛泽东带回湖南,用于革命活动。


中国共产党诞生以后,章士钊在共产党人身上看到了中国的前途和中华民族的希望,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好朋友。1922年,受周恩来之托,章士钊将一部印刷机由法国运到德国,支持周恩来在欧洲的革命活动。


1927年初,张作霖下令逮捕李大钊,由于李大钊当时工作居住在北京东交民巷的苏联使馆,奉系军阀当局暂没有动手。章士钊专门让夫人吴弱男去苏联使馆,劝李大钊出国躲避风头。后来,张作霖派人冲进苏联大使馆,逮捕了李大钊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章士钊立即找到张作霖的参谋长杨宇霆,称李大钊名闻中外、深得人心,言辞恳切地奉劝奉系不要以一时之意气,杀戮国士而遗千载恶名。杨宇霆闻之悚然,乃向张作霖进言,认为李大钊为著名学者,建议保住李大钊性命。张作霖一度对杀害李大钊动摇迟疑,但最终仍决定组成特别法庭,判处李大钊绞刑。噩耗传来,章士钊悲痛不已,作诗悼念:障尘何微微,朝夕通其辉。人生各有托,君去独不归。青林有蝉响,赤日无鸟飞。裴回东南望。双泪空沾衣。李大钊牺牲后,章士钊与夫人吴弱男前去慰问李大钊的家属,后来还组织募捐赡养他们。


1945年抗战胜利后,毛泽东到重庆与国民党进行和谈。双十协定签字后,毛泽东因事留在重庆。章士钊深知蒋介石的阴险,在手心写一“走”字,提醒毛泽东走为上策,劝其速离险境。


1949年3月至4月,章士钊与邵力子、张治中、黄绍竑、刘斐等组成代表团抵达北平,代表南京国民党政府与中国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。4月22日,和谈破裂,章士钊等选择了留在北平,留在革命的阵营。后来,章士钊前往香港,劝说程潜、陈明仁在湖南和平起义。


1949年9月,章士钊应邀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。新中国成立后,章士钊担任了全国人大常委,全国政协常委,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。


1960年,在毛泽东、周恩来的关心下,章士钊搬进北京东城史家胡同51号院。1963年,毛泽东和自己的英文教师、章士钊的女儿章含之在闲谈中忽然说起1920年向章士钊借款两万银元的事。他说:“你回去告诉行老(章士钊字“行严”),我从现在开始要还他这笔欠了近五十年的债,一年还两千元,10年还完两万。”没过几天,毛泽东果然派人送来了两千元。


章士钊十分不安地对章含之说:“主席当真还债了。你下次去主席那儿教英文,就说我不能收此厚赠,当时的银元是募集来的,我自己也拿不出这笔巨款。”


当章含之把父亲的话带给毛泽东时,毛泽东笑了:“你也不懂我这是用我的稿费给行老一点生活补助啊?他给我们共产党的帮助哪里是我能用人民币偿还的呢?你们那位老人家我知道,一生无钱,又爱管闲事,散钱去帮助那许多人。他写给我的信多半是替别人解决问题。有的事政府解决不了,他自己掏腰包帮助了。我要是明说给他补助,他这位老先生的脾气我知道,是不会收的,所以我说还债。你就告诉他,我毛泽东说的欠的帐无论如何要还的。这个钱是从我的稿酬中付的。”


1973年春节过后不久,章士钊因病住院,毛泽东问章含之,2000元送到没有?章含之说,当年说10年分期偿还,去年是最后一年,主席当年借的两万元已经还清了。毛泽东说,怪我没有说清楚,这个钱是我给你们那位老人的补助,哪里能真的十年就停。从今年开始还利息。五十年利息我也算不清应该多少。就这样还下去,行老只要健在,这个利息就还下去。


来源:统战新语